清寻

狐狸化作公子身 灯夜乐游春

谢谢你这么可爱还要关注我呀~♪

【划重点】BG写手、极少掉落BL、GL。谢绝一键转载。

这里主笔刀剑乱舞、网球王子、全职高手等。
偶尔掉落黑塔利亚、文豪野犬、盗墓笔记等。
游戏类刀剑乱舞、阴阳师、剑网三、梦间集等。
擅长古言、剧本(微)。
喜欢伏黛伏黛伏黛!
晋江清寻、微博@清寻而欢_Aote、@Kiyo是猫呀、贴吧(这个就不说啦哈哈哈)也有身影。

非常感谢你能喜欢我呢~♪


今天有幸看见了这位姑娘因今剑【】刀发的“吐槽”。

她被人质疑为什么重伤不点击回城,而她是这么回复的“我以为重伤进军会没事的,结果没想到……”(原话大意如此)而后她还表示今剑是她的本命。

本命。本命?

小姑娘如果说当你的本命就是重伤进军导致【】刀,而且是连个御守都没有的本命的话。我宁愿你从未接触过 刀剑乱舞 这款游戏。

从你的话中,我只感受到了满不在意和小白花语气。哦,当然也有可能是我段位低,无法和您等聚聚同台竞技。

还有就是,从您发动态并打了“刀剑乱舞乙女向”的tag到您删除动态为止,我可是没在评论中看到过哪怕一句诋毁今剑的言论。与之相反,您的那条动态下全部都是指责您的疏忽和打tag为自己蹭热度。以及,您那令人厌恶的态度的言论。

鼓个掌,您活该。

哦,不服我说的所有言论。您尽管可以截图过来怼我,当然前提是您有理。倘若事实不是您图一所说的这样,也还请您道歉,向被您打了地图炮的所有去评论过的同僚们道歉!

来,正面怼。

我 · 没 · 在 · 怕 · 的。
 

【刀剑乱舞】今天也没寝当番 · 续

 
今天也没寝当番 · 前文

今天也没寝当番 · 完
 
 
又名:
#这个婶婶注孤生#
#究竟谁能先把婶婶拐上♂床#
#寝当番?不存在的#
 
 
 
我告诉主人
我最不能从心里忘却的是
大包平、茶
以及

    
                    ——《隔天她就把万屋的茶都买了还叫大包平给我搬了回来》  by · 莺丸
     
   
我觉得主人
超级可爱的
她告诉我
搬完有奖
    
                    ——《然后我得到了一个寝当番的机会》   by · 大包平
    
        

说的好听是寝当番
我也没看你成功推♂倒主人
        
                    ——《听说他们只是玩了一宿的你画我猜》  by · 大和守安定
     
   
哦 原来是你画我猜
我还以为是
看恐怖片
   
                    ——《不,我没有补刀》  by · 今剑
    
  
我对主人说
小只不过是谦称
至于大♂ 可以亲身体验
然后主人拿着我的本体
一寸一寸的量了起来
       
                    ——《我觉得我们想的不在一个点上》  by · 小狐丸
      
   
都说 近水楼台先得月
然而我却被当
闺蜜

                    ——《其实我更想来一次闺蜜的逆袭在床♂上怎么样?》   by · 加州清光
    
     

她的眼睛
勉强可爱
不能让给别人

                    ——《再问杀了你》   by · 大俱利伽罗
  
 

【刀剑乱舞】南桥歌

请阅读避雷指南:

*《南桥歌》为长篇连载

*乙女向乙女向乙女向

*女主非人类

*有分卷讲述其他审神者的故事

*初中生文笔请见谅

——·——·—— 正文开始 ——·——·——
 
 
序章


   “咔嚓。”一声轻响过后,隐隐约约的传来对话声,“如此——辛苦您了。我也该带他向主人复命了。”一个沉稳的男声说。


  在男子离去时,那人回到:“好,也请帮我问候大人。” 隔了半晌,才响起了悉索的脚步声。


  冬日的庭院一片素色,点了暖炉的前厅里围坐着一群人,仔细观望去原来是在说故事。


   “有一日她去求我帮她,原本我是不想搭理的,可谁知后来……”温柔的声音顿了顿,似是在回忆。


  一旁正听的聚精会神的小天狗急忙忙的问:“后来怎么样了?”


  声音的主人目光柔和的笑了笑,伸出一只素白如玉的手抚摸着小少年的头发,“她就那样在雪地里跪了两个时辰。”


  “她倒也是执着。”一旁的蓝发青年插了句话。


  “是啊,等我出去看的时候身子都覆上了一层白雪。”女子叹了口气,眼中氤氲着一抹淡淡的哀色,“当真是个痴儿。”


   “佛言: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可是处于这人世间,又能有几人不被尘缘所绊。”抬眼看着门外飞扬的白雪,女子勾了勾唇,“说到底,不过都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啪——”厅里的暖炉中的木料清脆的炸开,一旁的长发男子挑起杆子轻轻的拨动着燃料。


  沉默中的众人回过神来,问:“既然这样,那她究竟是为何如此执着。”


  女子抿着唇笑而不语,就在一众人想再问下去时,厅外传来了脚步声。女子手腕翻转,将手中的扇子缓缓摊开掩住了唇齿,黑色的骨扇衬着白玉般的手当真是美极,“他来了。”


  众人向厅外看去,只见一个男子手持一柄刀剑,缓缓踏入前厅。


  “主人,新的刀剑已锻好,请您收下。”男子恭敬的将手中的刀剑放在厅中的矮架上。


  女子缓步走到架前,开口道:“辛苦你了,长谷部。”


  “主命如此,定当认真对待。”长谷部微微的笑了起来,“说起来刀匠先生倒是让我向您问好——”


  女子听后也是笑了起来:“他说些什么?”


  “他说‘卿妩大人辛苦了’就是这样。”长谷部重复了临走前刀匠的话。


  卿妩挑了眉,叹道:“他这是怨我耽误他休息了。”旋即她又轻笑起来,“也罢,这几日就让他休息休息。”


  卿妩俯下身子,细细的打量着架子上的太刀,“不知这位是个怎样的脾性。”说着她催动灵力,刀架上的太刀也轻轻的颤动着。


  半晌过后,亮起一道白光,从白光中走出一个修长的身影,“吾名为小乌丸。与外敌战斗乃是吾之命运。即使经过千年,仍未有改变。”


  一众人看着小乌丸,墨色的发与眼以及出众的样貌和沉稳的样子,看来是个让人能放心依靠的人。可他随后的话,却让众人不知如何接口。


  他道:“吾于日本刀获得现在形态的时代时诞生。相当于此处刀剑的父亲。”


  卿妩掩着唇笑起来:“哦呀~似乎来了一位不得了的人物呢!”


          ——·—— 未完待续 ——·——



      其实一开始我想写一篇关于审神者与三日月的故事,就是故事中卿妩讲述的故事。可是还想写一篇以卿妩为主角的故事,我转念一想干脆就把两个故事放在了一起。让卿妩以她的所见所闻,从而讲述出,那个审神者和三日月的故事。以上,大概就是如此了。


      说实在的我写完序章后,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写了些什么……我并不是一个对自己文笔非常有信心的人,希望大家可以多多给予指导。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