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寻

狐狸化作公子身 灯夜乐游春

谢谢你这么可爱还要关注我呀~♪

【划重点】BG写手、极少掉落BL、GL。谢绝一键转载。

这里主笔刀剑乱舞、网球王子、全职高手等。
偶尔掉落黑塔利亚、文豪野犬、盗墓笔记等。
游戏类刀剑乱舞、阴阳师、剑网三、梦间集等。
擅长古言、剧本(微)。
喜欢伏黛伏黛伏黛!
晋江清寻、微博@清寻而欢_Aote、@Kiyo是猫呀、贴吧(这个就不说啦哈哈哈)也有身影。

非常感谢你能喜欢我呢~♪

   
       刀剑乱舞的热度这么好蹭钱这么好捞,我怎么会放过刀剑乱舞呢.jpg
       啧啧啧,这个作者恐怕是来刷新不要脸的下线的。话我就放这儿了——有喜欢这个聚聚的,觉得我们太过分的赶紧的麻溜的取关我。【微笑】
   

桃隐九:

晋江军婶莫亚小姐的吐槽2.0版本搞出来啦
点击就看┏ (^ω^)=☞
缩图看不清请走
https://m.weibo.cn/status/4250516726229486?

不用问我转发问题啦,直接转发!激情求转!微博也转下就更好了∠( ᐛ 」∠)_


【刀剑乱舞】大概是《南桥歌》的预告……

 
       “审神者身处现世昏迷不醒,半个月才查明是灵力出了问题。”
  
       “怎么不等着人死了,直接将尸身抬过来让我度化。”
   
        垂头等了半晌,却未见其有所回应,狐之助偷偷的抬起头看向面前的人。本以为【……】是在处理公文,谁知却见她缓缓从软榻上起身,绣着金纹的暗红色裙裾随着她的动作荡开一圈涟漪,好似一朵盛开的红莲。
  
       “那么就让我看看叛逃者01619号,到底有什么能耐……”
 
        手中的骨扇轻轻的敲在手心上,一字一句的说:“让政府这·般·劳·神。”
  
 

【刀剑乱舞】这个婶婶不正经 · 续

   
这个婶婶不正经 · 前文
   
   
 
又名:
#震惊!某本丸审神者竟调戏千年老刀精#
#下限和节操她竟一个都没有#
#这个本丸将何去何从#
   
  
 
大将一本正经的告诉我
人是一种特殊的生物
呼吸不止 运动不止
 
                  —— by · 药研藤四郎 《总觉得这句话似乎很有歧义》《不 没有 你想多了》
 
    
她总是喜欢捏我的腰
而且弟弟们还在旁边
教了她这么多还没改
我想大概是本性难移
  
                  —— by · 一期一振 《怎么站在我的身后,又想偷袭?》《嘻嘻,其实我更想摸一期尼的腿呀》《嗯?晚上给你试试怎么样。》《嗯——等等!?这个套路不对》
     
  
在我每次手入时
她总是会过来袭胸
美名其曰 不能资源浪费
   
                  —— by · 鹤丸国永 《其实我更喜欢礼尚往来》《为什么你们今天的套路我跟不上》
     
   
主、主君
你想干什么
都可以
   
                  —— by · 压切长谷部 《为您献上我的一切是我的荣耀》《想看腹肌(•̀⌄•́)》《等我脱了这衣服》《卧槽,说脱就脱啊!我开玩笑的……等等,没让你脱我的!!》
     
  
她说她饿了
那么想吃什么呢?
都不喜欢的话
我怎么样
   
                —— by · 烛台切光忠 《嗯,考虑好了吗?》《你抢我台词》《哦呀哦呀~那就是想了》《等等,你的手这是在往哪儿放》
  
  

【刀剑乱舞】这个婶婶不正经

  
这个婶婶不正经 · 续
  
     
  
又名:
#震惊!某本丸审神者竟调戏千年老刀精#
#下限和节操她竟一个都没有#
#这个本丸将何去何从#
 
  
  
       某本丸刀剑男士们表示:自家审神者太过奔放,我们受不住!   详细情况就像以前的风流少爷调戏良家少女……不过,其实,也还是挺带感的(喂)不是吗?隔壁本丸发来贺电表示羡慕,毕竟隔壁的审神者不开窍。听了隔壁的“光辉历史”后,这群老刀精似乎坚定了什么呢……
   
   
   
我告诉主人
虽然我的名字里有“小”字
但实际上还是很大的
然后她让我脱
   
                    —— by · 小狐丸 《等等!?住手!!为什么要脱?!》《当然是证实一下你说的♂大呀~》
     
     
我不过在边上感叹了一句
人也好 刀也好
大一些总是好的
然后她让我也一起脱
   
                    —— by · 三日月宗近 《哈哈哈,小姑娘你是认真的吗?》《你脱就脱,但是能不能不要一边拉着我的手强行对你乱摸,还一边说“摸吧,摸吧”什么的》
      
  
我表示我喜欢大♂的
她说她也是
我说我就是大♂的
她让我脱了看看
    
                    —— by · 笑面青江 《嗯?不如夜里让你好好看看》《现在不行?》《等我清洗过身♂体》《诶嘿嘿》《我们说的是腹肌,你们想哪儿去了》
     
    
我告诉她
她可以尽情的支配我的身体
然后她让我一脱见分晓
等我 我现在就脱
    
                    —— by · 龟甲贞宗 《哈哈哈哈哈哈,这就说明主人她是需要我喜欢我的》《谁捂住了我的眼……等等,相机留下!!》
     
   
初见她时 我说
huhuhu 要我脱吗
然后她期待而又兴奋的说
“好啊!”
    
                    —— by · 千子村正 《等等,你这话我没法接》《废话那么多干什么?快脱!》《其实我们可以换个地方……》《原来就是你教坏了姬君!!!》《我不是,我没有 委屈.jpg》
    
   

【刀剑乱舞】桜と白鶴

   
🌸ᝰ壹
   
  月夜,这座本丸的灯火陆陆续续的熄了,在一片安静祥和中白日里劳于任务的付丧神们也渐入梦乡。
      
   
  “鹤,你睡了吗?”少女独有的清冷却又软糯的声音,打破了一室寂静。
      
   
  过了一会儿,只见一个模糊的身影坐立起来,“没有。”鹤丸看着窝在被子里的少女,勾起了唇:“主上可是因为明日的旅行,太过于兴奋以至难以入睡?”
      
  
  沉默了一会儿,才听到少女轻轻的回应,“嗯。”翻了个身,少女又开口了:“鹤,我很开心。”能和你在一起。
      
  
  鹤丸听到这话眨了眨眼,回道:“我很高兴,您能如此。” 从前几日接到邀请函开始所有人都很开心,但审神者却仍是像往常一样冷静,本以为她是不在意的……到底是少女心性。
     
 
  “鹤,我以前很少外出。记忆中去过最远的地方……似乎就是死去的地方。”少女清冷的声音在一字一句的述说着她的往事。
      
  
  “在那些时日里,我最想要的便是自由,可是自由太难了。”
     
  
  鹤丸静静的听着少女的述说,叹了口气:“主上,现在你在这里。鹤,会一直陪着你。”
     
 
  少女愣了愣,忽的脸上慢慢的浮起一片红晕,“谢谢你……鹤。”说完后她便将自己蒙在了被子里。
      
  
  鹤丸看着少女的动作笑出了声,问:“您这是害羞了?”少女没有回答, 黑暗中鹤丸只觉得此刻当真有趣。
    
   
  “鹤。”少女小心翼翼的从被褥中探出头,对上在黑夜中仍是清亮的金色眼眸,“陪我睡觉。”
     
  
  鹤丸的身影顿了顿,只听他道:“哦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少女轻轻的挪了挪位置,鹤丸从善如流的躺在了她的身边,衣袖间带着些许微薄的凉意,“那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鹤,晚安。”少女转过身轻轻的说。
     
  
  鹤丸伸出手拥住了少女,“晚安……流歌。”真是越来越期待接下来的旅行了啊。
     
  
  呐,好梦。
   
   
  
   
  
🌸ᝰ贰
         
  鹤丸从外回来时,便看见流歌手里抱着一套浴衣,坐在房内发呆。“怎么坐在这里发呆?”鹤丸将手中的茶点放在小几上,俯下身询问。
         
  
  “鹤的浴衣。”流歌微微的扬起手中的浴衣示意,“要穿的。”
         
 
  “我倒是差点忘记了,等会儿要去泡温泉。”鹤丸伸手想要接过衣服,只是少女却没有松手的意思。
            
 
  “主上?”鹤丸有些不解。
         
 
  流歌站了起来,“我来帮鹤穿。”
          
   
  “什么?”
         
   
  “我来帮鹤穿。”流歌歪了歪头,又重复了一次。
             
  
  “这可真是……”鹤丸的眸色中闪过一抹奇异的光彩,“吓到我了啊。”
           
   
  “鹤,不愿意吗?”
          
  
  鹤丸没有回答,而是一件一件的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鹤丸赤裸着身子,向少女的方向靠近,“那就麻烦主上了。”
  
           
  流歌轻轻的抖开手中的衣衫,示意鹤丸伸手,“鹤的皮肤好白。”流歌动作轻柔的将衣衫给鹤丸穿上,她看鹤丸过分白皙的皮肤,努力的克制住自己想要摸一摸的冲动。
   
          
  “这大约就是所谓的种族优势。”鹤丸调笑着说。
           
  
  流歌想了想,觉得鹤丸说的似乎很有道理,然后将手绕过鹤丸的身后开始系腰带,殊不知这样从背后看来就好像两个人在拥抱。
             
  
  鹤丸感觉到少女柔软的身躯覆在自己的身上,她的手也蹭过自己的腰间,而自己也浑身燥热的不知如何是好。
   
         
  “鹤?”流歌给鹤丸系完腰带,一抬头就看到鹤丸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怎么了?”
  
          
  “主上……”鹤丸反手扣住了少女的手,然后顺势将她抵在地上。
   
       
  “鹤?”少女看着鹤丸的动作,身体有一点僵硬。
    
       
  鹤丸伸出手覆上了少女的眉眼,“你不要看我,不然我怕我不敢动心思了。”然后只见鹤丸慢慢的伏下身……
    
  
  
    
   
🌸ᝰ叁
      
  春日的傍晚,庭院内的花也渐渐的闭合了。零星飞舞着的蝴蝶也仿佛累了一般,只是偶尔扑扇着翅膀,不一会儿也都躲藏起来了。
          
  
  流歌和鹤丸所选的房间内,有一个小巧的温泉。说来这个温泉的设计倒也别致——温泉的内部是用大块的鹅卵石拼砌而成,而外圈的台阶是用如玉石般温润的白色的石料镶嵌出的。整个温泉的布局是一半在室内一半在室外,室内用着半透明的绘着山水的屏风作为分隔。而室外则是种了几棵矮樱,为了显得不是那么臃肿还将樱树修剪的很是纤细自然。
     
  
  流歌坐在温泉里用手一下下的划着水,樱树的花随着风飘下一片片的花瓣,落在水中。粉色的花瓣有的就这么随风飘落在了流歌的身上。
 
      
  鹤丸绕过屏风看见流歌正拈着花瓣把玩,而她却浑然不知自己的后背上、脖颈上也沾上了片片樱色。
     
 
  “主上。”鹤丸伸出手摘下了一片落在流歌头发上的花瓣。
  
      
  流歌偏头看着鹤丸,忽的就红了脸颊,她抬起手抚了抚耳边的发,轻轻的吸了口气,方道:“鹤也一起来吧。”
     
  
  鹤丸看着少女的微红的脸颊,别过头微微勾起了唇:“好。”鹤丸将脱下的浴衣搭在了一旁的竹架上,动作轻柔的坐在了温泉里。
      
  
  流歌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鹤丸,眨了眨眼,“鹤喜欢这里吗?”
      
  
  鹤丸看着面前的少女眼中掩饰不住的喜意,“自然是喜欢的。”不论是你还是这里的景色。
     
  
  少女听后眼中的光芒更盛,连一样平静的声音中都染上了几分喜意:“鹤开心就好了。”
  
      
  鹤丸伸出手揽住了少女,声音低沉:“不如我们来做点更开心的事吧。”粼粼的水面上倒映着一双金色的眸子,在水色的映衬下似乎闪烁着让人沉沦的温柔和爱意。
  
      
  “嗯。”
  
  
 
 
 
  日常混更偷懒。
  
  这次的是之前联动企划的文,被我拿来小修了一下。故事中流歌和鹤丸的故事会在我的连载坑《南桥歌》里写出来前因后果,然后可能会开一个他们两人的单独的坑……【等等我为什么又开坑】
 
  具体故事走向和设定还是看《南桥歌》【暂定名,填坑随缘】中怎么写。
 
  嗯,以上。
   
  

【刀剑乱舞】论讲故事的正确姿势

 
又名: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鹤丸国永作死的原因是什么#
#鹤丸国永为您亲情演绎作死的1000种方式#
#作死小分队似乎又壮大了呢#
 
 
 
  
  阳光穿过云层洒下一片暖洋洋的金色,知了趴在树梢间,不知疲倦地一声又一声的唱着。这种热的带着几分焦躁的天气让人们都有些疲倦了,一时间本丸里的人和刀剑们都安静了下来。
 

  “好热好热好热,我真的好热~好热好热好热,我真的好热~”审神者大咧咧躺在庇荫的廊下的地板上,嘴里哼唱着刀剑们从未听过的歌曲,整个人就像是一条即将煎熟的咸鱼,正等待着被烧焦或是翻个面儿继续煎的命运。
 
 
   廊道上匆匆路过的刀剑们,看见自家审神者这幅姿态躺在这里,也只是叹了口气,并没有说什么。
  
 
  “啊~好热啊。完全不想动……” “哇——” 翻了个身,又蠕动了一会儿,审神者叹了口气慢悠悠的从地上坐起来,在还未完全坐起身时,就被耳边突然响起的一声吓的又要倒回去。
  
 
  “肇事者”鹤丸国永忙的拉住审神者的手,将她带了起来。“啊呀呀,可真是对不起。”等审神者站稳后,鹤丸国永笑着对她道歉。
  
 
  审神者翻了个白眼,一脚踹了过去,“你把我吓出了一身的汗,好不容易才凉快一点,你说可该怎么办!?哼。”
 
 
  “哎呀!我错了我错了。不如这样吧,我给你讲个冷笑话。”鹤丸国永轻盈的躲开了审神者踢过来的脚,笑嘻嘻的求饶,“你看怎么样?”
 
 
  “哈?这算哪门子道歉。” 审神者抽了抽鼻子表示不太理解这只疯鹤的脑回路,哦,也许他根本就没有脑回路。
 
 
  鹤丸国永拍了拍审神者的脑袋,一脸神秘的笑道:“好好听着。”
 
 
  “从前有个行夜路的人,他走在一片漆黑的小路上,四周静悄悄的,周围的树木也在寂静的黑夜中显得万分狰狞…… ”鹤丸国永压低了嗓音,慢慢的讲着故事。审神者也似乎被这种凝重的气氛感染,一言不发的仔细的听着。
 
 
  “就在那古怪的一阵风吹过后,那个夜行人突然觉得身后似乎有什么在跟着他,”鹤丸国永的声音压的更低了,他认真的地讲述着故事,看着他越发沉重的表情审神者突然觉得自己后背似乎也窜上了一股凉意。
 
 
  “突然,他回过头——发现自己的身后!”审神者眨了眨眼,看着鹤丸国永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惊恐万分,口中重复着一句话:“身后!!?”与此同时鹤丸国永的手也指向了自己的背后,阴冷的气息从脖颈处传来,莫名的凉意让审神者的后背冒出了冷汗。
 
 
  等等,莫不是自己的身后也!?
 

  审神者猛地回过头——
 
 
  只见一个面目狰狞的鬼脸流着血泪向自己靠近……
 
 
  “啊!!!!!”
    
  
  
    
  
  据在场的刀剑所说,当日审神者一个巴掌就抽了上去,而鹤丸国永和那位同他一起“恶意”吓人的刀剑,被罚马当番一个月则是后话了。
  
 
 
       混更一发,证明我还活着。
       其实这是之前在群里和同僚们玩击鼓传花的产物,嗯……就,凑合着看吧!【喂】
 
 

【刀剑乱舞】听说实名认证开始了

  
    
            【审神者实名认证公告】
  
尊敬的审神者大人:

  日安。

  为了更好的维护审神者的安全,即日起将开启实名认证。请未完成实名认证的审神者及时进行认证,以保证正常工作运行。

  谢谢配合。
 
                                    时之政府安全部宣
 
     
   审神者看着狐之助带来的信件,嘴角的微笑逐渐转变为抽搐,“实名认证吗?”审神者叹了口气,只觉得时之政府越发会搞事了。
 
  “明明知道名字这种东西不能随意透露,现在还要我们在本丸就把名字提交……”审神者伸手捂住了脸,一副不忍想像的模样,“这不是作死嘛!”
  
  狐之助坐在软垫上,摇着尾巴,细声细气的说:“比起担心别人,咱家倒是觉得……大人您还是先担心自己一下比较好。”
  
  “哈?”
 
  “那个咱家刚刚来的时候,不小心把文件和信弄散了……” 狐之助摇着尾巴,一脸的无辜。
 
  审神者目光发直:“所以,他们?”
 
  “是的,各位殿下都知道了。” 狐之助眨了眨眼。
 
  “我可以宰了你吗?” 审神者正在思考该用什么样的姿势拔出她四十米的大刀。
 
  狐之助歪了歪头,一本正经的回答:“攻击政府工作人员可是不被允许的哦~审神者大人。”
 
  “呵。” 审神者冷笑一声,默默的收回了自己意欲行凶的手和……脑洞。
 
  审神者拎着狐之助出门的时候,喜闻乐见的被堵在了门口。她看着这一群成了精的刀,转身就又往屋里去……
 
   然后,被拦住了。
  
  #小妖精们反了天了#
    
  审神者脸上带着微笑,看向自家的刀们,内心却刷过这么一句话。你问她为啥不说出来?哦,毕竟她怂。
   
  “哦,有事吗?” 审神者决定装傻。
   
  谁却想这一群刀们却不按套路出牌,“没什么大事,就是听说您需要实名认证了。”
 
  “……”
 
  “……”
 
  “再见!” 审神者转身就跑。
 
  谁知她身边的付丧神眼疾手快,一把就把她拉到了怀里。
 
  “您想去哪里?”男人温热的呼吸在审神者的耳边炸开。
 
  #哦,要来一出霸道刀剑爱上我吗?#
 
  #我该拿你们怎么办,一群磨人的老刀精#
 
  “我……我……”审神者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付丧神们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审神者的异常,仍是低声的询问着,诱惑着——
 
  “请把您的名字交付给我们,主人。”
 
  审神者目光焕然,似是不受控制的开口:“我叫,”
 
  “叫——”一阵风吹来审神者猛地回过神。
 
  “我叫——”
 
  “璃莹殇·安洁莉娜·樱雪羽晗灵·血丽魑·魅·J·Q·安塔利亚·伤梦薰魅·海瑟薇·蔷薇玫瑰泪·羽灵·邪儿·凡多姆海威恩·夏影·琉璃舞·雅·蕾玥瑷雅·曦梦月·玥蓝·岚樱·紫蝶·丽馨·蕾琦洛·凤·颜鸢·希洛·玖兮·雨烟·叶洛莉兰·凝羽冰·泪伊如冰落·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萝莉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苏丽落雅馨瑷魅·音蕾琦洛凤之幽·蠫赬飖·风璃殇·颜鸢璃沫血伤·月冰灵希洛梦·玖兮恋琴爱·雨烟雪殇萌呗·血叶洛莉兰·凝羽冰蓝璃·泪伊如冰缈娅泪落冰花紫蝶梦珠·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萝莉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苏丽落雅馨瑷魅·音蕾琦洛凤之幽·蠫赬飖·风璃殇·颜鸢璃沫血伤·月冰灵希洛梦·玖兮恋琴爱·雨烟雪殇萌呗·血叶洛莉兰·凝羽冰蓝璃·泪伊如冰缈娅泪落冰花紫蝶梦珠·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萝莉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苏丽落雅馨瑷魅·音蕾琦洛凤之幽·蠫赬飖·风璃殇·颜鸢璃沫血伤·月冰灵希洛梦·玖兮恋琴爱·雨烟雪殇萌呗·血叶洛莉兰·凝羽冰蓝璃·泪伊如冰缈娅泪落冰花紫蝶梦珠·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萝莉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苏丽落雅馨瑷魅·音蕾琦洛凤之幽·蠫赬飖·风璃殇·颜鸢璃沫血伤·月冰灵希洛梦·玖兮恋琴爱·雨烟雪殇萌呗·血叶洛莉兰·安吉拉·姆斯基·柔月兰·美惠可薇安朵·兰殇月·梦茹妙可铃·云裳月舞纱·莉可朵·塲殇雪颖泪蝶·影梦雅兰·觞蕴燢覮·铧累觷儠·摋孆瞲櫗刿鷡·氩浅趯鸑萦儽·骅璎糜婺嚻觷龠鹦·苏韎凪麴莳·雪乖冰·娥爱寂翼巧·丝哀琪·俏莉娅·梦茹莎·樱冰泪蝶喃凤涅盘·璃殇玖璃梦·沫辰芝兰琴艾柒·安娜·黛丝·艾曼妲·眉纱御寇·安妮·苏丽·莉莉丝·艾米丽·菲奥娜·格格利亚·萨曼塔·温蒂·兰尼·丽塔吉娜·洛丽丝·兰子安克乃·苏眉凪芷媱·莉亚米兰可雅。”
 

  #来,宝贝儿~一口气念出我的名字#
 
  #错字的话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忘记说了其实我还有个乳名#
 
  #叫——#
 
  #洛丽塔·落璃·千雪蝶·冰可心·幽粉黛·若曦·苏紫樱·冰·冥落·伊丽莎白· 米娜迦#
 
  “……”
 
  “刚刚没听清,您能再说一次吗?”
 
  #不能,滚#
 
  #你叫我说我就说,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于是,这一场风波就这么和平的结束了。【并没有】
 
  今天也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呢!
  
  

【刀剑乱舞】不可说 · 预告

 
  『               ,请您回过头来,请您……看看我。』
     
  
  清瘦的身影微微一顿,却并未转过身来,空气一时间变得粘稠了起来,就在这一瞬的静默过后,那人终是向前而去了。
      
 
  没有回头。
      
 
  而空气中却分明的传来他的叹息。
      
 
  『救赎?呵,都说我所行之事是在为苍生,为渡天下人。可是我呢?我的救赎又在哪里?我的希望又在哪里?』
      
 
  男子伸出手去想要拥抱眼前失控的人,却只是将那虚化了的影子挥散了。
      
 
  『                   』
      
 
  他伸出手看着掌心的一粒微光,又轻轻的合上掌心,抵上唇,叹道——
      
 
  佛言:
      
 
  不可说。
 
 
  

      写完预告后总觉得自己又更完一篇文,好了不写了。【等等!不是】
 
      接下来的全文随缘吧……
 
      方框里的不是男主的台词,至于男主是谁,你猜啊。哈哈哈哈。

      更新过后就删除此条,占tag致歉。

 
 

【刀剑乱舞】他们的情话 · 完

  
他们的情话 · 前文
 
他们的情话 · 续
  
 
 
又名:
#我家刀男一言不合开黄♂腔#
#论调戏审神者的千百种方法#
#喂,检非吗?就是这群刀男!#
  
    
  
想要拥抱你
想要亲吻你
想要让你沾染上
独属于
我的颜色
       
                                   ——《其实就是想上♂你》  by · 笑面青江
          
   
其实我会做春♂药
就是不知道
你是否愿意
成为我的唯一的
实♂验♀对❤象
       
                                   ——《怎么样要同我以身试药吗?》  by · 药研藤四郎
      
  
即使是神明
面对你
我想也会
就此堕落
         
                                   ——《“欲”盖弥彰》  by · 太郎太刀
         
    
看你似乎很好奇
我手中的茶
小姑娘
过来
我喂你
       
                                   ——《乖,张开嘴》  by · 莺丸
      
    
情话我没有他们会说
但是我就是喜欢你了
我什么都想对你干
包括干♂你
         
   
                                   ——《不,你看错了,我没有害羞》  by · 大包平
      
   
不就是
说情话
开黄♂腔

这种事
我也会
我***你** 【哔——】
**然后***再*****【哗——】
       
                                   ——《您好,当前查看的由于内容过于黄暴已被屏蔽》  by · 已开启某种奇怪模式的审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