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寻

狐狸化作公子身 灯夜乐游春

谢谢你这么可爱还要关注我呀~♪

【划重点】BG写手、极少掉落BL、GL。谢绝一键转载。

这里主笔刀剑乱舞、网球王子、全职高手等。
偶尔掉落黑塔利亚、文豪野犬、盗墓笔记等。
游戏类刀剑乱舞、阴阳师、剑网三、梦间集等。
擅长古言、剧本(微)。
喜欢伏黛伏黛伏黛!
晋江清寻、微博@清寻而欢_Aote、@Kiyo是猫呀、贴吧(这个就不说啦哈哈哈)也有身影。

非常感谢你能喜欢我呢~♪


终于盼来了小乌丸,
感谢我家欧皇爷爷。
抱紧三日月么么哒!
 

【刀剑乱舞】南桥歌

请阅读避雷指南:

*《南桥歌》为长篇连载

*乙女向乙女向乙女向

*女主非人类

*有分卷讲述其他审神者的故事

*初中生文笔请见谅

——·——·—— 正文开始 ——·——·——
 
 
序章


   “咔嚓。”一声轻响过后,隐隐约约的传来对话声,“如此——辛苦您了。我也该带他向主人复命了。”一个沉稳的男声说。


  在男子离去时,那人回到:“好,也请帮我问候大人。” 隔了半晌,才响起了悉索的脚步声。


  冬日的庭院一片素色,点了暖炉的前厅里围坐着一群人,仔细观望去原来是在说故事。


   “有一日她去求我帮她,原本我是不想搭理的,可谁知后来……”温柔的声音顿了顿,似是在回忆。


  一旁正听的聚精会神的小天狗急忙忙的问:“后来怎么样了?”


  声音的主人目光柔和的笑了笑,伸出一只素白如玉的手抚摸着小少年的头发,“她就那样在雪地里跪了两个时辰。”


  “她倒也是执着。”一旁的蓝发青年插了句话。


  “是啊,等我出去看的时候身子都覆上了一层白雪。”女子叹了口气,眼中氤氲着一抹淡淡的哀色,“当真是个痴儿。”


   “佛言: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可是处于这人世间,又能有几人不被尘缘所绊。”抬眼看着门外飞扬的白雪,女子勾了勾唇,“说到底,不过都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啪——”厅里的暖炉中的木料清脆的炸开,一旁的长发男子挑起杆子轻轻的拨动着燃料。


  沉默中的众人回过神来,问:“既然这样,那她究竟是为何如此执着。”


  女子抿着唇笑而不语,就在一众人想再问下去时,厅外传来了脚步声。女子手腕翻转,将手中的扇子缓缓摊开掩住了唇齿,黑色的骨扇衬着白玉般的手当真是美极,“他来了。”


  众人向厅外看去,只见一个男子手持一柄刀剑,缓缓踏入前厅。


  “主人,新的刀剑已锻好,请您收下。”男子恭敬的将手中的刀剑放在厅中的矮架上。


  女子缓步走到架前,开口道:“辛苦你了,长谷部。”


  “主命如此,定当认真对待。”长谷部微微的笑了起来,“说起来刀匠先生倒是让我向您问好——”


  女子听后也是笑了起来:“他说些什么?”


  “他说‘卿妩大人辛苦了’就是这样。”长谷部重复了临走前刀匠的话。


  卿妩挑了眉,叹道:“他这是怨我耽误他休息了。”旋即她又轻笑起来,“也罢,这几日就让他休息休息。”


  卿妩俯下身子,细细的打量着架子上的太刀,“不知这位是个怎样的脾性。”说着她催动灵力,刀架上的太刀也轻轻的颤动着。


  半晌过后,亮起一道白光,从白光中走出一个修长的身影,“吾名为小乌丸。与外敌战斗乃是吾之命运。即使经过千年,仍未有改变。”


  一众人看着小乌丸,墨色的发与眼以及出众的样貌和沉稳的样子,看来是个让人能放心依靠的人。可他随后的话,却让众人不知如何接口。


  他道:“吾于日本刀获得现在形态的时代时诞生。相当于此处刀剑的父亲。”


  卿妩掩着唇笑起来:“哦呀~似乎来了一位不得了的人物呢!”


          ——·—— 未完待续 ——·——



      其实一开始我想写一篇关于审神者与三日月的故事,就是故事中卿妩讲述的故事。可是还想写一篇以卿妩为主角的故事,我转念一想干脆就把两个故事放在了一起。让卿妩以她的所见所闻,从而讲述出,那个审神者和三日月的故事。以上,大概就是如此了。


      说实在的我写完序章后,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写了些什么……我并不是一个对自己文笔非常有信心的人,希望大家可以多多给予指导。


      谢谢。